金刚经修行网

当前位置:首页 > 佛学新闻

天津静海东五台寺准提法会掠影!

时间:2019-10-13 09:19:47 编辑:

准 提 佛 七 专 修 小 记

  天津静海东五台寺准提法会掠影

  善峰

  写在前面的话:

  从天津静海东五台寺的这次准提法会归来后,自己很惭愧,由于慧力不够、业深障重加之缺少福德,所以最初也没准备写点文字记录什么的,因为知道自己没有这方面的专长,写出来也是平淡如水而不能给人以法益罢了!在回到家里几天后,偶尔到实修驿站浏览,发现有师兄将自己的心得体会写了出来,并有没去成法会的师兄跟帖说,希望了解一些法会的详情,加之返观自己回来的这几天,的确变化很大,真正的感觉获益匪浅,就连看师尊的文集,感受和领悟都与以往不同了,因此也就不揣浅陋,权做抛砖引玉的、对法会中自己的所见所闻做一简要的回顾吧,同时也真心的希望没有参加过法会的师兄们,能够发心去参加一次上师主持的准提法会,同时千万“莫因容易得,便做等闲看”!因为这样的法会是旷劫难逢的,如果您能有幸参加一次,亲耳聆听上师教诲,亲眼所见上师慈面,亲身感受上师的慈悲和摄受力,这样您不但得到了上师的准提法的传承,同时您的人生也许因此而改变而精彩!

  

  偶然中的必然:

  人生的境遇和因缘真的很奇妙,因为自己平时喜欢读“南公上师”的书,所以对南师所传的准提佛母施食法亦深信不疑,并且实行了一年多,也正是因此我常去一个施食论坛,偶尔有一天在这个论坛上,看到了尊贵的金刚上师、上首下愚大和尚、来天津静海东五台寺主持准提法会的消息,没有犹豫,很自然的报了名,也因此与尊贵的金刚上师结下了师徒缘!

  

  初见上师:

  尊贵的上师于四月三十日中午莅临东五台寺,东五台寺主持方丈“上照下正”大和尚、以最高规格的佛门礼仪迎接了上师,以实际形式体现了对佛法和对上师的尊敬,也体现了“唯有僧赞僧、才能佛法兴”的博大胸怀,我们提前到达的学员在上师的长随侍者"善了"师兄的安排下,在东五台寺的三门外排成两列恭迎上师法驾,上师下车了,方丈大和尚和侍者打着伞盖迎了上去,上师给人的第一印象非常慈悲,嘴角边挂着淡淡的微笑,行路时头微微仰起,双目半开,慈悲而具足威仪,欢迎上师的学员有行合掌90度鞠躬礼的,也有顶礼的,上师在主持方丈的陪同下缓步进入了寺院,先到大雄宝殿礼佛,在礼佛时,上师的气象肃穆端严,气凝神闲,令人观之肃然起敬。期间还有一个比较有意思的小插曲,上师在大雄宝殿礼拜本师释迦牟尼佛时,一只麻雀就站在佛的右手上,唧唧喳喳,蹦蹦跳跳的调皮的看着上师,这个情景让我想起了本师释迦牟尼佛在彻悟时说的话:"一切众生皆具如来智慧德相,只因妄想执着而不证得,"那么我们在礼佛时,礼的是本具的如来智慧德相呢、还是礼的因为妄想执着而幻化出来的众生相呢、如果我们平时没有一颗恭敬一切众生的心,那即使准提佛母化身来到我们的面前,我们会认识吗......

  

  初次专修:

  自己信佛的年头不算短了,十几年来虽然看了不少佛教大德的开示和讲经说法,但看的最多的还是南公上师的书,虽然知见增加了不少,但在修法上却很懈怠和盲目,没有一个和自己根性相契的专修法门,和对佛法的坚固的信心、与恒常精进的修持在加上行愿的配合,是较难在佛法上得到真实受用的,这个道理自己虽然懂,但因为业力和习气的牵缠也就这样的因循了十几年,究其原因还是信的不真,生死心不切......思之一叹!也是宿世的因缘和善业成熟了吧,这次有幸能够参加准提佛母专修法会,真是"无上甚深微妙法,百千万劫难遭遇"啊!今生即得人身,又得遇正法,复值遇明师,真的是万劫难遇了,这次有幸能够成为上师的皈依弟子,并有幸能够在这短短的七天专修里,来改变自己今后若干年的人生轨迹和思想,真的是感激准提佛母的护念和上师的慈悲加持了!

  这个准提七是我人生的第一个专修,我们学员的作息时间是这样安排的:

  上午

  起床:4:30

  早课:5:00

  早斋:6:30

  第一座:8:00

  第二座:9:10.

  第三座:10:20

  午斋:11:30

  下午

  第四座:14:00

  第五座:15:10

  第六座:16:20

  药石:18:00

  晚课:19:30

  养息(熄灯):22:00

  在时间的安排上,个人觉得较合理,即不紧也不松,即便一向懒散惯了的我也很快的就适应了,整个准提七里面最辛苦的就是上师他老人家了,不但在领众专修时要照顾到我们学员诵咒的节奏掌控,还要照顾到学员的起心动念,(有师兄给我说过,他在大殿里面专修时,心里面有问题时,上师他老人家在修法完成后讲开示时就会提到,而且是好几次都是如此,我想大概是这位师兄的问题比较有代表性吧!)同时右手还要密集度很高的敲击成千上万次的磬,其辛苦程度可见一斑!上师的诵咒音声雄浑而具震撼力和感染力,给人有绕梁不绝之感,而咒音里面流露出的慈悲喜舍亦经常令我们深受感动,无论新老学员都可以很明显的感受到上师诵咒时的加持力,在二号早课上师领众诵六字大明咒时,我大概与上师的慈悲心地相应,抑制不住的泪水流满了面颊,怕影响别的金刚兄弟修法,没敢哭出声音,任凭泪水默默的洗刷着我的罪业,净化着我的心灵...... 在今后的几天里,我经常的被上师的诵咒音声和上师的言行所感动,也经常的热泪盈眶,自己活了快四十年,至此方体会到什么是真正的人格魅力!什么是最有价值的人生,什么是身教和言教的完美融合!期间上师的侍者善了师兄亦说过一件事,说上师在武夷山的时候,是经常拿着农具劳作的,这边放下锄头,那边就拿起法器来带领大家专修,而善了师兄也一次一次的被慈悲的上师感动着!这次法会的筹备组的左师兄和张师兄怕师父他老人家过于辛苦和劳累,所以告诫学员,不要在专修以外的闲暇时间打扰上师休息,但这个提议被上师回绝了,他老人家慈悲的牺牲了午斋后的一段休息时间,在寺院的客堂里为学员解答修法中的疑问,于是午斋后的几十分钟成了学员们亲近上师的最佳时间,期间有和上师拍照的,有提问题的,有供养的,上师都是慈悲的不厌其烦的恒顺众生,普贤菩萨的行愿在上师的身上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一次午间答疑中,上师跏趺而坐,我不经意的看到上师的僧袜破了一个洞,大拇脚趾就快要从洞里跑出来了,可能是上师还没来得及修补这个漏洞吧,从这点上也可以让我们看到上师在生活中的简朴!上师的僧袜虽有漏洞,但心灵呢?我们的袜子上虽然没有漏洞,但心灵上的漏洞大概早就千疮百孔了吧,我想老实持咒大概是弥补心灵漏洞的最佳方法吧!上师在解答学员们的问题时,圆融而无碍,时常的在讲开示和回答问题时讲一个笑话或者幽默一下,令我们学员闻之如沐春风。

  

  由于自己在家的时候没有练习过打坐,所以在每天的专修时腿痛就是很正常的现象了,最初的几座还能坐到双腿发麻,到后来等不到腿麻时膝盖的骨头就痛的受不了了,于是自己就又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就这样得过且过的完成了七天的专修,很惭愧,自己业力深重,当勤忏悔!

  

  初次这么认真的看一位长者走路:

  在东五台寺的这几天里,见到上师走路时我都会静静的看,这对我来说是一种享受,上师走路时长长的袍袖优雅和缓的摆动着,下颚微扬,双目半开,步履轻捷而洒脱,观之有飘飘出尘之感,现在想起慈悲的上师亦如在目前,很想很想他老人家......

  

  转眼间七天的专修就结束了,与上师和来自全国二十几个省市自治区的金刚兄弟们的缘分也暂时的告一段落了,这是一次善缘的结束,也是一次开始,在无始的轮回里,我们结下了太多的善缘和恶缘,修行也许就是令善缘增长令恶缘转化吧!

  

  在送别师尊时,自己的眼泪几次的涌出又几次的强忍着没有流下来,也几次的在眼泪快流下来时用衣服的袖子擦拭一下,到后来不敢看上师了,心里真的是难舍啊,上师的坐车开动了,他老人家满面含笑,冲着大家久久的挥着手臂......我在意念上给上师顶礼,并默默祈祷,愿上师身体健康,长久住世!

  

  

  上师的感召力:

  参加这次准提七的近300名同参道友,年龄长的大概接近70岁了,年龄小的只有5岁,有年轻的夫妇带着孩子来参加共修的,有姐弟同来的,也有年龄超过60岁的老两口来参加法会的,有来自马来西亚和台湾的朋友,和来自国内20几个省的学员,也有已经参加过七八次专修的,当然还是初次参加的师兄占了大多数,其中有一位新疆的师兄,带着自己的老父亲和爱人还有孩子不远万里的来参加法会,共沾法雨,真是着实令人赞叹欣羡的佛化家庭!而这位师兄和他的五岁的儿子对上师和本尊的尊敬更是令人钦敬,每当结束一座修法时,这位师兄和他的小儿子都会跪在没有拜垫的青砖地上给上师顶礼数拜,体现了对上师和对佛法的恭敬.为我们默默的行着身教.而我们这么多金刚兄弟、能有因缘共聚东五台寺修持准提法,除了多生累劫积累的善业成熟外,我想最大的原因、还是因为上师他老人家的强大感召力吧!

  

  金刚兄弟们的菩萨行:

  我们离开了自己的小家,来到了佛门这个大家庭做短暂的专修,有许多金刚兄弟们在这个大家庭里行着菩萨道,从洒扫大殿和居所,到打扫厕所和倒尿桶,从争着为大众打菜打饭到刷碗做义工,有着许多的无私奉献的菩萨们,在默默的培植着自己的福德和展露着自己洁净的心灵,这样的行为难道不是菩萨的化身吗!

  

  我此次准提七专修的收获:

  

  1.得拜金刚上师上首下愚大和尚为师。

  自己曾在近年的功课回向时,有一愿云:愿生生世世追随南公上师宏法于三界,可见佛门里面愿不虚发,尊贵的上首下愚上师是南公上人亲证的金刚大阿奢黎,皈依南公上师和皈依上首下愚大和尚是一样的!

  关于这点还有个小故事,叙述如下:在此次法会中,有一位做生意的师兄,买卖做的比较大,平时喜欢看南公的书,对南公的敬仰和我们大家一样,都是望之如佛,且一心想成为南公上师的弟子,这次听朋友说南公上师来天津东五台寺传准提法,于是他就急忙的赶来了,等到了东五台寺才发现原来来的不是南公上师,用他自己的话说:当时的嗔心,痴心,慢心,无明火一下就起来了,马上就要打道回府,带来的一罐想供养南公上师的上好的武夷岩茶大红袍也不供养了,至于这位师兄怎么走的又怎么回来的,细节我就不太清楚了,后来他给大家说这段经历时、我大致的了解到了一点事情的来龙去脉,他以前有一位皈依师父、也是一位很有名的密宗上师的传承,他想做一单数额较大也对他诱惑很大的生意,但他的这位密宗师父始终不同意他做,可能是观察到里面有一些对他不利的事情吧,为这件事搞的他始终比较郁闷,这次与师父谈话时他说的是别的事情,但师尊却与他说了这单令他很郁闷,想做却又不敢作的生意的事情,这件他自己心里的秘密,没想到被师尊看穿了,我不知这位师兄是被师父的气度和言行与威德所感化,还是对师父的大智慧由衷敬服,或是被师父的通力所折服,反正是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不但把准备供养南公上师的上好香茗拿回来供养了我们的尊贵的上师,还发愿要把自己生意当中的利润、拿出一部分做为给上师的供养来弘扬佛法,且我观察师兄说话,他也许已经破掉了一定拜南公上师为师的执着,因为他要我们听他说这段经历的师兄们,把一句他认为很重要的话要在网上对大家说,那就是:“(凡夫)谁也没有资格评判五祖和六祖谁高谁低。”。(如果我有叙述不准确的地方,有了解和听到的师兄给个更正或补充吧)

  

  2.对上师和准提佛母升起了大信心:

  自己有幸能够参加这次准提法会,得到了准提法的传承,这使我对尊贵的金刚上师和准提佛母升起了很大的信心,这种信心,就是让我对准提法门,升起了尽其余生亦不会相舍的强烈信念,一门深入,老实持咒,对我太重要了,自己这么多年来见异思迁,不肯老实,东寻西找至今而无所获,还不是因为不肯脚踏实地、专一修持一个法门所致,就如南公上师比喻的那样,你挖一口井,一直挖下去,总有出水的那一天,但是你才挖地五尺深,然后认为怎么还不出水,这时又看中了另一个地方,认为在这里也许挖三尺就可能已经出水了,于是就又跑到别的地方挖去了,这样可能挖出井来吗?你把挖几口井的时间用在挖一口井上,而且发愿一直挖到死,你看他出水不出水!(这段不是南公上师的原话,是我自己的理解发挥。)从今往后,八万四千法门让给别人修,我只持诵准提神咒,谈玄说妙,入海算沙也留给智慧高的同参们来搞,我只持诵准提神咒,我坚信总有守得云开见月明的那一天!待持咒持到心定了,持到功德升起了,持到有成就了,那时在“法门无量誓愿学”就对了,而且那时您的法门懂得越多,度人的方便也就越多,在自己尚未得渡时,如果一脸的烦恼相,那怎么会有能力去帮助别人呢!又怎么能令别人对你产生信心呢?还是一门深入、老实持咒吧!

  在一次晚间的小参报告时,师尊让“善了”师兄给大家讲一下白骨观,而善了师兄这一生是没有修过白骨观的,事情的缘起是这样的,善了师兄在大殿和大家在一起专修持咒的时候,白骨观的境界自然显现,观见自己的双腿腿骨呈黄金色,连骨髓都看穿了,并且自然知道这个境界的名称叫“黄金锁子骨”,善了师兄没跟师尊说,但师尊却对弟子们的境界了然于兄,所以才让善了师兄做了有关白骨观的小参报告。且师尊开示,修白骨观修到白骨现前时,黄金色的要比白色的好!(南公上师也有关于白骨观的开示如下:“你白骨观修成了,将来留下的是金锁骨,整具黄金色,而且坚固的连在一起,不会拆散。《观佛三昧海经》,便有提到金锁如来”!)后来善了师兄说,我们只要一门深入的专修一个法门,修到一定的时候,你前世修练过的有一定成就的法门就可以忆起来的,并且可以接续上,通过这个事情,我想对我们在“一门深入”这个问题上的提示和思考的地方太多了......

  

  3.改变了自己几十年的贪吃,懒惰习惯:

  在专修的第四天我开始日中一食,有一天没有喝一口水也没有饥渴的感觉,自己知道这不是功夫而是出门在外上火造成的,在回家后这些天也基本吃的不多,能吃一餐就一餐,饿了就吃点花生米和水果什么的,反正想减肥正餐最好控制吃一次,这样的吃法个人感觉很健康,二十天来,腰围瘦了三寸,体重减了13斤,我以前是晚睡晚起,喜欢看电视,回家后,电视基本不太看了,看着也感觉没意思,早晨4:10-4:30左右起床,手拿计数器,边走路边持咒,步行持咒约1个半到两个小时,期间能念一千多遍准提神咒,自己以前是从来不锻炼的,从天津回来后能有这么大的改变,自己都不太相信,而且这种改变是比较自然而不是勉强的。步行回来后,燃香供佛,施食,然后静坐持咒,晚间也施食和静坐一次,白天上班闲暇时,心里默念准提神咒并手拿计数器计数,这样每天能坚持持诵两三千遍准提神咒,一年下来可以持诵一百万遍左右,虽然根据时间和事情的多寡而会令功课有所改变,但我坚信自己能将老实持咒的这条路走下去,现在这样的安排还是太宽松了,不够精进,但自己不想开始就搞的太紧绷,怕定多了指标不容易完成而生懈怠心,修行重要的是要发长远心,如果一曝十寒还不如细水长流的好。

  

  现在想来,这次专修对我太及时太重要了,如果没有这次专修,自己不知还要因循多少年,也许至垂垂老矣时方才悔恨年轻时的懈怠,但一息不来即属后世,一失人身万劫难复,最近的四川大地震更向我们展露了国土的危脆和生命的无常,忆往昔所为,自己真的有把握在临终时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或者来世不失人身并知道修道?或者在现世不会遭受意外而造成生命的终结吗?我们每天返观自己的心念,有多少是杀盗淫妄酒,有多少是贪嗔痴慢疑,有多少时候沉浸在财色名食睡里面而不能自拔,有多少念头是利人的?又有多少念头是纯善无恶的呢?想想真是害怕,我们活在这个火宅中,尤其在物质文明突飞猛进的今天,被世间五欲诱惑堕落的机会太多太多了,如果不能认清事实的真相而随波逐流,那真是入地狱如箭了,记得一位学密的行者问一位活佛:您看现在大街上这些人来世都会投生到哪里,活佛沉默许久后说:“地狱”!连一个投生到饿鬼道和畜生道的都没有啊!现在的人业力重到这种程度,还不是贪五欲、失纲常,不畏因果,妄自造作杀盗淫妄酒而感得的苦果吗!我真的不想去地狱,所以我要修行!修正自己的心念和行为,修到心念与行为不和三恶道感应道交才算断了恶道的缘,先一步一步努力吧!争取先做一个好人,作一个好人先从断恶修善起步吧!记得上太下虚大师有一首诗写的很好:仰止唯佛陀,完成在人格,人成即佛成,是名真现实!

\

  我敬重的"善了"师兄:

  善了师兄是上师他老人家的常随侍者,是一位世间法圆融和对佛法具正知见的一位善知识,具大愿行,也不知我和善了师兄是哪辈子结的缘,见到他后我就心生敬重和欢喜,而这都是缘于刚见面时的一次善意的提醒,我与善了师兄闲谈时说起了我们的尊敬的上师,那时我对上师是直呼其名的,现在想来真是惭愧的很,父母给了我们身体,上师给了我们慧命,对上师和对父母怎么尊敬都是不过分的,有的师兄说:"名字不就是让人叫的吗"?初听似乎有点道理,但细分析是无法站得住脚的,在家里我们不会直呼父母的名字,在单位我们也不会直呼领导的名字,在世间法上都有的常识或习惯,怎么到了佛门以后就不会用了呢,我想这也是我的愚痴吧!我当忏悔!善了师兄听到我直呼上师的名字就训诫到:上师的名字不是我们做弟子的可以直接称呼的,这是最起码的尊敬,在密宗来讲,是视上师为肉身佛的,佛门当中一分恭敬得一分利益,如果在没有外人在场时我们称呼师父为上人,或师尊,或上师都是可以的,如果在众人面前,需要别人知道说的是谁时,那就要在上师的名讳前加上上下两字,如上首下愚大和尚或上首下愚金刚上师,不要小看一个称呼,他是我们尊师重道的直接体现啊!如果直呼上师其名,那是自损福德的不敬师长的恶业啊!(以上基本为善了师兄的原话,希望今后的新学员们都能够注意到这个问题,以免因为无心和无知而造作自损福德之事),在称呼南老师的时候,善了师兄是尊称为南公上人.(本来想建议善了师兄在下次准提共修法会上,可以在“学员须知”里把此事注明的,几十字的空间就够了,但想想不知是否有不妥之处,也就没说,我想这个问题还是会在今后的法会上遇到的,究其根本原因,大概与现在社会中,人人有个比佛还大的我相和缺少恭敬心所致吧,当然包括我.)

  

  善了师兄每天除了和众位同参上殿专修外,还要与上师沟通一些法会事宜,忙的很,休息的时间也很少,大概每天睡1-4个小时左右吧,我有幸和善了师兄住在同一个大屋子里,这也使我有了和善了师兄多亲近的机会,善了师兄是河南人,也是河南准提共修会的发起人,有着不错的世间福报和一定的社会地位,但我想、可能是他认为这些都是修行路上的陷阱吧,你不小心踩进去、也许就很久也回不了头了,所以他不受这个骗,毅然发大愿、抛弃了世间的名利而随侍上师左右,为着准提佛法的弘扬,为着令更多的人同沾法益而做着无私的奉献,由于劳累和缺少基本的休息,所以善了师兄的身体不是很好,但他连续两天晚间为我们大屋子里的师兄解答修行上的疑问,讲开示,每天都到深夜一两点钟,而我们早晨四点多起来时,他的床铺上已经空了,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起来为法会的事情又操劳去了.以善了师兄的智慧和对佛法修证上的正知见,我们的问题他都是随口即答的,而且我有一种感觉,他好像比我们还要珍惜这次金刚兄弟缘的,恨不得把自己的所知一下子都倒给我们,真的是一切供养中,法供养为最了,真的很感激善了师兄!一次在善了师兄开示时、我表示对他的智慧很钦佩,他谦虚的说他自己有的只是乾慧,而没有实修实证的定水滋润,乾慧是敌不了生死的,我当时怕有拍马屁的嫌疑所以没有说下去,其实我感觉善了师兄的大愿大行既是最好的修证!有了舍己为人的行愿配合,对佛法的见地也高,你一声咒语可能就与法与上师相应了,而没有行愿的配合,没有为法界一切有情而修行的广大开阔的心胸,也许念了千百声咒语也只是与自己了不相干罢了!

  法会快结束时,我要求与善了师兄合影留念,并说如果我想他了就拿出照片看看,他爽快的答应了,现在我很想念他,所以正在看我们俩的合影!真是:世间似蜜酒肉友,哪如法侣情淡长,七天共聚虽短暂,焉知不是三世缘。

  

  感谢观世音菩萨对我母亲的加持:

  我从天津回到家后,我的母亲跟我说了一件事情,我是四月28日从家里出发到东五台寺参加准提法会的,我的爱人也于五一期间外出参加同学会,这样我的母亲就到我家来照看我的孩子,在五月一号的晚间,我母亲的头痛,浑身不舒服,于是就早早的休息了,在睡觉时我母亲的面前出现了一位容貌庄严的女子,用我母亲的话说感觉不是在做梦而是非常清晰,我母亲说这个人的模样不是我们供奉的观音菩萨像的模样,而是跟电视剧《西游记》里面的观世音菩萨一个样。(随众生心,应所知量)我母亲就问这个人,您是观音菩萨吗?这个人没有说话,我的母亲也一下子醒了,看了一下表正好是夜里12点正,而这时头一点也不痛了!身体不适的感觉也消失了。后来母亲跟我的姐姐说了这件事情,姐姐说大概是弟弟求观音菩萨给您治病的吧!我的母亲以前看到佛像和到寺院里去就会有很害怕的感觉,头皮发麻,寒毛直竖,最近几年才不害怕,去年我给她老人家请了一个手摇转经轮,并希望她能在闲暇时摇着经轮念佛,她都照做了,且去年在我们家附近的寺院佛像开光时,我的母亲也去了,并且于空中看到了粉红色的莲花,用他老人家的话说连莲花瓣上的纹路都看得很清楚,并且于空中看到了一位身穿浅酱色衣服的身高两米的人,是全身侧像,因为别人都没看到,所以母亲对我说,她怕别人不信所以谁都没跟谁说,我说您看到的是阿弥陀佛,因为我家里供奉的阿弥陀佛既是身穿浅酱色衣服的,(这样只是方便说,其实我也不知道母亲看到的是谁,但我家供奉的阿弥佗佛像的确是身穿浅酱色衣服的。说像有两米高也只是母亲按经验目测的吧。)信佛这么多年来,自己从来没有求过感应之类的事情,所以这些光影门头的事我从来都没有遇到过,最主要的原因是自己没有踏实的修行,如果真正脚踏实地的修行,这些修行中的正常现象都会来的,他来他的,不执着既是好事,理上知道,凡所有相皆是虚妄,但在事上不知能否过得去!但这样的事情出现在我母亲的身上,使我母亲对佛法的信心得到了增强,这是最令我高兴和感激佛菩萨的地方。而这次正好在我参加法会期间,菩萨又慈悲的示现了度生的悲愿,真是应以何身得渡者即现何身而为说法啊!我跟母亲说,佛菩萨三番两次的为您示现,就是让您坚定信佛的念头啊,就是告诉您佛菩萨是真有而不是假的啊,如果这样的话您在不生信心,那岂不辜负了佛菩萨的美意啊。母亲也表示要增加念佛的时间,我又给他老人家讲了因果回向的道理,并希望她老人家能放开心胸,把对儿女的美好愿望回向给法界一切有情,又跟她说了轮回的道理和因果不虚的故事,我都不知道自己的口才为什么突然之间变好了,我想这大概是准提观音和师尊的慈悲加持吧!菩萨悲愿,有求必应!“母亲节”刚过去不久,一句迟到的祝福送给各位金刚兄弟们:愿普天下所有的母亲,身体健康,顺心如意,早日念佛,同蹬九品莲!

  

  师父开示:

  

  老实持咒:持咒持到老练成熟进而通达实相!

  

  瑞相是什么:瑞相来时不执着即好,对执着瑞相或将瑞相拿出来炫耀的人来说,瑞相是什么?“只是让你高兴几天而已!”(上师的这句话真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能除我人对光影门头的一切执着,真实不虚!)

  

  持诵准提神咒是持咒心好还是持全咒好:如果大脑思考事情但可分心持咒时,可以持准提咒心。在大脑不用思考时尽量持全咒,因为在对色身的转化上,全咒的功用更全面!

  

  善了师兄开示答疑:

  

  南公的书看多了,人容易变的狂妄。(个人理解:南公上师的见地太高了,我们看了南公上师的书后,如果没有真修实证,而把南公上师的见地经常拿出来庄严自己的身口意,难免有妄语和倒果为因之嫌,不是自己悟到的,但偏偏经常挂在嘴上,不但对己对人无有益处,也的确会由“狂”而变成“妄”的)

  

  有的师兄说自己就是佛,在理上说:心、佛、众生、三无差别,并没有错!但我们在事相上千万不要混淆因地佛和果地佛的概念,这样会有很大的过失!(个人理解:众生个个本具佛性,如金矿和纯金的分别,众生喻如金矿,佛陀喻为纯金,你不能说金矿里没有金,只是有很多杂质,如果通过提炼去除杂质,则众生成佛,但自己尚是金矿时不要妄称自己为纯金)

  

  善了师兄力劝大家不要对神通有追求或执着,这个是障道的东西,且玩弄神通的人不会有好结果的,神通不敌业力,更敌不了生死,我人当具智慧而明察!(记得南公上师开示过:如果菩提道有100层楼,那玩弄神通只是到第二层楼而已)何况我们平时玩的大概只是神通边上的境界或者连边都没摸到罢了!还有什么可执着的!

  

  初学持咒时不要追求快板和金刚念诵,先用慢板字字清楚的把咒语念熟,然后而中版而快板,这都是自然而成之事,不要还不会走就要学跑,其实对持咒时间不长的师兄慢中板或中板是最舒服的。持咒要轻松,如果念咒念到气急败坏了,那就不是持咒而是在骂菩萨了,而这时也一定是你的方法出了问题。换气要自然,要一口气一口气的念,念到气尽时,自然吸气,在吸气时用心念带一下咒语就可以了,吸足了气时在接着念!

  

  我们无始劫来造作的恶业如有体相,尽虚空界而不能容纳,所以一定要忏悔业障,业不重不生娑婆,我们日常应多忏悔和长生惭愧心!(善了师兄对忏悔业障非常重视,跟我们说了很多回,所以我印象很深,但他说的很好,我现在写不出来了,如果师兄们以后有机会,多亲近善了师兄,到时在听他开示吧!)

  

  持咒持到威德升起时,你说出的话就易于令人相信了,别人也愿意亲近你了,你持咒持的好,持出了威德,即使站在那里不吭声,也会对人有一种无形的摄受力与亲和力的。

  

  善了师兄说:我接触电脑挺久了,但在操作上还是初级,因为我不想入那个魔障!(这句话对我的震动很大,自己既是被电脑魔障所障的人,单位电脑,家里电脑,网络资源的丰富往往令我们沉溺其中而荒废了很多应该做的事情,从而搞坏了身体,搞乱了心境,虽然现在进入了互联网时代,即便我们的法会也是靠网络的便利方得以顺利成办的,但网络对于我们来说不迷也许是好事,但迷了肯定是魔障,自己现在每天还是在网上耽搁的时间过于长了一些,这是需要自己注意和改正的地方。)

  

  上师的开示答疑和善了师兄的开示答疑都较多,我有的没听清,有的是听过后忘了,也有许多的初级问题是自己感觉靠持咒开发智慧后即不是问题的问题,还有些是用思维即可解决而没往心里头去的,关于深度的开示,师兄们自己找上师的文集学习吧,我相信只要恭敬的认真去读,也许您心里头的很多问题就都有答案了!

  

  感恩:

  感恩天津静海东五台寺住持“上照下正大和尚”及阖寺僧众为了接待这次准提七专修的学员们而提供的道场、贡献的劳动和操劳的各项准备工作!

  

  感恩大恩金刚上师上首下愚大和尚的慈悲法雨,他老人家是一位把自己的身口意都布施给了众生的大菩萨!

  

  感恩师尊的长随侍者善修师兄、善了师兄,善扬师兄,善达师兄,等众位师兄,有你们的护持和照顾,令师尊在日常生活中和法会中省了不少的力气和少操了不少心,感恩并赞叹!

  

  感恩天津大方学堂的左师兄和山西太原中华经典读诵学校的张师兄等法会筹备组人员,没有您们的祈请,没有您们的组织和付出的辛劳与汗水,就没有这次法会的举办和圆满成功。

  

  感恩为法会为大众服务的师兄们的菩萨行!

  

  祈愿:

  世界和平,国泰民安,风调雨顺,灾障消除,法轮常转,人心向善!

  

  祈愿:

  大恩金刚上师南公上人,大恩金刚上师上首下愚大和尚,现在住世之一切祖师大德,大善知识身体健康,长寿,恒常住世,常转法轮!

  

  祈愿法界一切有情:

  恶业消除,常生善道,常遇佛法,常念阿弥佗佛,生大信心,报终得生西方极乐世界,早证佛智,早日成佛!写此文时,我们祖国的四川省不幸发生了地震,愿大家,愿准提佛子们尽自己的能力为灾区的人们尽一份绵薄之力,有钱捐钱,有物捐物,并将日常持咒,礼拜,供养,布施,印经,造像,施食,放生等功德,乃至无始劫来起一善念之一毛一尘,一沙一滴之微小功德尽皆回响给灾区的人民,愿亡者神识得此善缘功德加持早日得生净土,愿伤者早日痊愈,愿灾害不在延续,愿灾区人民早日摆脱痛苦,重建家园!

  

   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

   南无西方极乐世界大慈大悲接引导师阿弥陀佛!

   南无大圣准提王菩萨摩诃萨!

   南无四臂观音菩萨摩诃萨 !

   南无大智文殊师利菩萨摩诃萨!

   南无大愿大行普贤菩萨摩诃萨!

   南无大恩金刚上师南公上人!

   南无大恩金刚上师上首下愚大和尚!

  

  

  

   大恩金刚上师上首下愚大和尚

   皈依弟子:善峰

   恭敬写于08年5月20日

\

本文链接:天津静海东五台寺准提法会掠影!

上一篇:大佛顶首楞严经白话文 第九卷

下一篇:大佛顶首楞严经卷一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