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经修行网

当前位置:首页 > 佛学知识

念佛放光(慧净法师、净宗法师)

时间:2019-11-15 09:26:30 编辑:

《念佛放光》

作者:慧净法师.净宗法师编辑:净土编辑部出版者: 净土宗文教基金会

一、阿育大王 信佛因缘

《譬喻经》第三「明释迦牟尼佛光明相」云:

佛灭百年,有阿育王。国内民庶,歌佛遗典,王意不信,念言:「佛有何德,过逾于人,而共专信,诵习其文?」即问大臣:「国中颇有见佛者?」

答曰:「闻波斯匿王妹,出家作比丘尼,年在西垂,云言见佛。」

王即出,往诣问曰:「道人见佛否耶?」

答云:「实尔。」

问曰:「有何殊异?」

道人曰:「佛之功德,巍巍难量,非我愚贱,所能陈之。粗说一事,可知殊特:『我时八岁,世尊来入王宫,即前礼足。头上金钗,堕落在地,求之不得,怪其所以!如来过去,足迹有千辐轮,现光明晃,七日即灭。登时金钗,与地同色,是以不见。光灭后得钗,乃知为殊特。』」

王闻欢喜,心焕开悟。(源信《往生要集》[大]八四、五九下)

《华严经》云:

一一毛孔现光云 普遍虚空发大音诸幽冥所靡不照 地狱众苦咸令灭

《心地观经》云:

以其男女追胜福 有大光明照地狱光中演说深妙法 见佛闻法当成佛

《无量寿经》云:

若在三涂 勤苦之处 见此光明 皆悉休息无复苦恼 寿终之后 皆蒙解脱

二、念一声佛 吐一道光

我曾经在美国弘法,法会结束后,有一位美国人自我介绍说:「我是学神通的人」,他说他看到称念「南无阿弥陀佛」的人,口中都会现一道光明出来;有诚心的人,所现的光明很大,大到几乎能把整个地球都包起来;没诚心的人,所现的光明就很微小,噗一下、噗一下,微弱的光而已。

还看到诵念大悲咒的人,在其屋顶上都会有无数的佛菩萨在聆听着,等到结束时,佛菩萨才渐渐的离去。

学神通的美国人说:因为他看到如此胜境才来学佛的。(法藏法师口述)

按:口称佛名佛光现 随心大小各不同若能诚心常念佛 此界西方总相通

三、晨起念佛 顶现圆光

民国七十三年(一九八四)秋天(月日已忘),我与几位同修在中北部的一座山顶上的寺院挂单一夜,早晨起来即在床上跏趺念佛(我的早课极其单纯:早晨一醒顺便在床上打坐念佛,不诵经不持咒,坐多少时间便念多少佛。)六点多下坐盥洗毕即到斋堂用早餐,餐毕正好七点,便与几位同参道友来到大雄宝殿前欣赏山景。

此时晨曦破晓,山岚氤氲,人影映落于山谷。其身影中,我的顶上有一圆形的光环,周围与肩相齐,大小约直径二尺左右。其光环具有多种色彩:颜色鲜艳,正如彩虹之绚烂;美妙亮丽,远胜画佛的圆光。

后面的同参一见而言:「喔!你来这里放光啊!」我遂即走入大殿,其光便隐。

这与「远信念佛顶现圆光」颇有相同:同在山间,同在早晨,同样念佛,同样圆光。(慧净 笔)

按:一句弥陀 不论缁素 不论善恶 不论信疑只要称念 不知不求 便有如此 光景现前不论何人 常念佛者 顶现圆光 身现佛相凡夫肉眼 虽不能见 法尔自然 有此道理

四、远信念佛 顶现圆光

当我二十九岁(一九三○)的时候,和我的妻远信住在赤城山,这时远信是二十五岁。在某一日的早晨,她下山去,行走在田野间的当儿,沿路专心在念佛。这时太阳刚上山,晨曦遍地,她偶然看看她自己的影子,发现顶上有一圈圆形的光,周围和肩相齐,其大小约有直径二尺光景。它发出灿烂的光辉,有不可形容的美妙,和佛像背上的圆光相似。她心里觉得奇怪,还是继续一面走一面念佛,并且时时看她的影子,这个圆光依旧焕发着,她知道这是念佛所得的现象。于是,她试试看,停止念佛而念世间的杂事,同时再看看影子,圆光就没有了。因此就可知道,念佛最能发挥我们本有的光明,消除业障的黑暗。(陈海量《可许则许》)

五、心念弥陀 身有光明(念佛鬼敬)

海昌村民某,有老媪死,附家人言平生事,及阴府报应甚悉,家人环而听之。某在众中忽摄心念佛,媪谓曰:「汝常如此,何患不成佛道。」

问何故?曰:「汝心念阿弥陀佛故。」

问何以知之?曰:「见汝身有光明故。」

村民不识一字,瞥尔顾念,尚使鬼敬,况久修者乎?是故念佛功德不可思议。(莲池大师《竹窗随笔》)

六、念佛一声 光十余丈

桐城有二人,结伴为客。一死,伴葬之,携资还其妇。妇疑,伴愤甚,往尸处陈祭、哭诉。鬼与伴问答如生前,乃同归作证。

中途遇事,偶一念阿弥陀佛!鬼大唤:「何放光怖我!」更速转数念,鬼惧曰:「汝一念佛,胸辄舒五色光十余丈,眩我心目,不能复近汝矣!归语我妇,令自来,当为汝雪冤。」

伴因此醒悟,出家为高僧。

嗟嗟!甫举一念,光轮便舒。故寿昌大师云:「『念佛心,即是佛』也,岂今时念佛,他时成佛哉!」惜鬼不种善根,不闻佛名,故惊怖。倘本念佛人,仗此良缘,宁不顿超乐土耶!(藕益大师《灵峰宗论》第六卷之三〈劝念佛序〉)

七、念佛一声 阴曹现光

民国初年,谛闲老法师住持观宗寺。门下有一僧人名志诚,平素很悭,多年来存银洋多枚,甚珍视,朝夕携之,不离身边,以致影响其参禅用功。

一旦患病,为阴曹捉去,二鬼逼其自前殿搬银至后殿库房,搬了半天,又坐下来休息。志诚以自己生前,贪心未了,耽误用功,现时人已死,有银亦无用,甚悔之。对被逼搬银事,无心去做。稍后,二鬼来,见志诚工夫未做妥,甚怒,猛以膝头撞之,志诚觉痛楚,随应声念「阿弥陀佛」一声,顿时阴曹,全现金光,惊动阎王出现,询之,知为二鬼偷懒。又知志诚贪银,被抓来做劳役,阎王斥之,二鬼遂将志诚放回。

志诚在世,死去半日复回,详言阴曹事,知为心系银锭所误,遂发心精进念佛,痛改前非,终获修成。(大光法师《临终助念法》)

八、念佛显现 金光佛相

在婆罗州山打根埠,有人为邪祟所扰,善友们用录音机念佛驱邪。初时,许多人跟录音机同念,邪祟瞥见金光佛相,急去踪,人遂清醒。后来时间已久,念佛人相继离去,录音机虽开着念佛,但邪祟来扰如故;可见以人念佛为上。(大光法师《临终助念法》)

九、每人头上 都有光亮

我们常在神、佛的图画上,看见他们头上都有一个大圆圈,这表示神佛头上都有光。

当我十二岁,全家住在北平,我父亲在华北机关做事,有一位姓黄的同事,是福建人,两个人很要好。有一天,从上海来了两位朋友,来拜访我父亲,正好黄先生也在,于是替他们互相介绍,并约定晚上,同黄先生一同到他们投宿的旅社去再聚聚。

晚上七点钟左右,天色已经很暗,当时的北平,电灯还不普遍,路灯仅仅是一盏小煤油灯,挂在墙上的玻璃罩子里面,光线十分黯淡。当我父亲同黄先生走向那旅社的胡同里时,万籁无声,周遭无人,忽然黄先生大声说:「徐先生在那里,王先生也在后边。」父亲望前看,什么也没看见,觉得奇怪,再又走了一段路之后,果真看见徐、王二位先生一前一后,缓缓地走过来。事后我父亲问黄先生,何以他能在那种情形之下看见他们?

黄先生说:他从小就能看见每一个人头上的光,他母亲发现后,不许他说出来,他不轻易告诉别人,免得人家说他妖言惑众。他说:「每人头上都有光,但是光度、大小、颜色,各不相同,凡是有权有势的人,大都是红光、紫光;清高正直的人,大都是白光、青光;贪污败类的大都是黑光、灰光;其它的黄橙绿赭,都依照各人的品德行为,各不相同,而且光度的强弱大小,也是根据当时各人的气势运气,作不同的改变。」那天因为他在白天,已经看见徐先生和王先生头上的光,所以到晚上很远的地方,就可以分辨出他们来。

据黄先生说:人的气质有时候会改变,譬如说某人以前是好人,后来被坏人引诱,变成坏人,那他以前白而高大的光,就会变成灰暗而低小。所以他见过的人,立刻就可以辨别他是好人还是坏人,对交友做事方面,给他莫大帮助。

黄先生在张作霖大帅极盛的时代,曾经见过这位东北的土皇帝,他当时看见他的光,是三丈高的红光。后来张作霖在皇姑屯被炸死的前一个多星期,他又有机会拜见了一次。这次见过出来,他半天讲不出话来,因为他很奇怪,张作霖此时头顶上的光,只有五六尺高,灰暗且微弱。果然不久就得到张被炸死的消息。

黄先生既然把这个秘密说了出来,索性又把另外一件秘密道出,这也是我父亲在偶然的一个机会里发现的,对这件事黄先生更是讳莫如深。

事情是这样的,有一天,我父亲同黄先生一起赴宴,返回时,走过一条冷清的街上,两个人默默无言地走着,黄先生忽然大笑起来,我父亲看看四周,并没有什么可笑的事,于是紧迫追问,黄先生才照实说了出来。

他说,鬼是极端势利眼的,但是鬼的势利眼跟人的势利眼不同,人是怕权大势大的,而欺侮老实善良的。鬼却是怕心地善良、忠厚正直的人,鬼看见他们,就很尊敬地让路,或是很小心地站在远处等候,要是遇见有权势或是欺压善良的人,鬼就会戏弄他,或是连络众小鬼嘲笑他,在他背上画个乌龟什么的,弄根绳子给他做辫子。

方才他们走路的时候,有一位正直规矩的人在走路,一位小鬼看见他来了,就赶紧让路,靠在墙边上等他过去。正巧这时候,那个行路的人鞋带松了,于是把脚蹬在墙上结他的鞋带,正好一脚蹬在小鬼的身上,小鬼当时惊骇得手舞足蹈,跑又跑不掉的样子,实在好笑,所以不知不觉便笑了出来。(一九九二.二.六《联合报》陈克立)

十、弥陀文字 触字见光

经中曾言:「六根互用」,即眼睛不只能看,也能听、能嗅、能尝、能觉、能知;耳朵不只能听,也能看、能嗅、能尝、能觉、能知等等。这是神通境界,凡夫不能。然而在特异功能(超能力)人士当中也有能以耳朵看字,或以手指识字的。

台湾大学李嗣涔教授、中央研究院王唯工教授及其它几位大学教授,近几年来以科学方法及仪器测试具有手指识字的三位特异功能的小朋友,经过数百次的测试,证明他们都有手指识字的能力。

其测试方法是将文字或符号、图案等,写或印在纸上,将纸包扎密封,然后交给这几位小朋友以手指接触,使其感知里面是什么字,或何种图案,同时以仪器测试其手掌、手臂及脑部的反应;让人惊奇地这三位小朋友都能在几十秒或几分钟内,百分之百正确无误的以手「看」出。

一九九九年八月底的几天测试当中,曾有教授写上「佛」字交给他们以手辨识,奇特的是此「佛」之一字在他们的脑中所浮现的不是「佛」字,而是一片很亮的亮光,光中有一个人,甚至还能听到余波荡漾令人舒畅的宏亮笑声,也看到和尚、寺庙等;而以注音符号所写的「ㄈˊㄛ」,或以英文写的「Buddha」(佛),也只看到亮光一闪,而看不到字迹。若是其它的字或图案,则是直接看出是某字或某种图案,既无光也无声。若是与佛字连接在一起的词句,如「佛山」、「佛米级」、「比佛利山庄」、「埃佛勒斯峰」等,结果只看到上下的字,而佛字看不出,佛字的地方是一片亮光,甚至佛字附近的字也被光明遮住而看不出。若是特有佛名,如「阿弥陀佛」或「药师佛」、「弥勒佛」等,则已更超越,只有光明,再无人形;尤其辨识「药师佛」时,也有「像中药的味道」。当中有以「鬼」之一字给其中一位辨识,当她摸着纸条时便说「一片黑」,过了一分钟又说「很暗的红黑」,半分钟之后看出来是一个「鬼」字,并皱着眉头表示,刚才一直感觉很冷、很不舒服。(以上测试发表于李嗣涔教授所著《难以置信--科学家探寻神秘信息场》)

这几位小朋友是否真有特异功能所谓的第三眼,或外灵附加,姑且不论。然而此番测试,竟让几位科学家们惊奇、赞叹、感动,心情兴奋,思潮澎湃,可谓大开眼界,叹未曾有,顿使整个实验室的气氛热烈起来。想不到佛教中神圣字眼或特殊音节,有其神奇力量、殊胜功能;凡夫肉眼以为白纸黑字,毫无奇特,但在特异功能(或灵界)的「第三眼」中,则是灿烂的光明或庄严的异像,透露、证明出在我们所熟知的世界之外,还有佛世界的存在,而其「佛名」是进入佛国的通道。

经中常言「佛皆有炽盛光明」,所谓「佛佛道同,光光无碍」;其中特别赞叹阿弥陀佛的光明是「最尊第一,诸佛光明所不能及」。

与「佛名」接触,明亮、温暖、舒服。

与「鬼」字接触,则相反地,顿觉一片黑暗、阴冷、很不舒服。

是故,众生忆佛念佛,其身便有佛光;现生能启发本有智慧,消除黑暗业障;临终往生净土,同证无量光寿。

按:弥陀光明 最尊第一 诸佛光明 所不能及佛光所在 能除戾气 解冤释结 转恶成善 若在三涂 见此光明 无复苦恼 皆蒙解脱鬼神之处 不祥之地 应置佛名 以度幽灵

十一、弥陀站在 佛号声中

我本身有念佛诵经的习惯,早课、晚课十年如一日。

不久前,有一位大哥大级的人物被枪决,当送进刑场枪决的那一剎那,我突然有一种感触,觉得不管什么人,只要进到刑场总是会害怕的,可是,这个人居然还好像满勇敢的样子。旁边有很多人在祭拜他。我看到这种情形,心里非常难过。

此前,他曾在监狱里画观音像,画得非常细腻、非常好,所以我觉得他应该是个人才,只是因为一步错就步步都错了。就在那时候,我发了一个小小的愿:既然我有每天念佛诵经的习惯,我就回向给他。

我跟他素不相识,只是在电视上看到他。我想:我这样念佛给他,他到底收不收得到呢?

大概念到第三天,我作了一个梦,梦里我仍在念佛诵经,我看到他来了,旁边有两位穿古装的人(而他本身的穿著倒是和常人一样)。他一看到我,就给我磕头,我想:怎么担当得起?马上站起来。

可是他却说:「吕小姐,我不是给你磕头,我是给你的佛磕头,因为阿弥陀佛就站在你所称念的佛号声中。」他还说:「很感谢你这几天念经回向给我。」

我问他:「我这样子对你有功效吗?我跟你完全不相识,你会收得到吗?」

他说:「会,而且有帮助。我在阳间犯了罪,受了审判,枪决掉了,现在面临第二次审判,还好,有你给我念经,可以减轻我的罪业。」

听他这么说,我感到安慰。

这时,他忽然问我一句话:「吕小姐,你是不是有在送善书?」

我说:「有。」(我常常拎着篮子挨家挨户地送,有时也送到寺院。)

他就跟我讲:「你应该转变一个方向送,送看守所、监狱。」

我稍微犹豫了一下。他说:「吕小姐,你不要认为去那种地方会有什么忌讳,我们这种犯过法的人其实是更需要看这些书的,因为我们犯的错比较多。」

我说:「好吧!」答应他之后,梦就结束了。

因为比较忙,我就把这件事情给忘掉了。大概过了两个月,有一次我送善书到寺院,也顺手拿了人家送的善书回来看,我看了内容,觉得满好的,就打电话给出版商,出版商竟然自己就说:「这善书应该送到监狱、看守所。」这时,我才想起上回的那个梦,还有我答应过的事。

所以我觉得:在冥冥中真的是有不可思议的事情存在的。佛家讲的,不要以为阳世间的事情死了就了了,死后真的是有第二次的审判。所以,人要好好珍惜自己。(吕美琴供稿,一九九七年一月一日)

按:弥陀站在 佛号声中 众生称念 立获感通素不相识 为之回向 亦蒙其益 不虚其功为自为他 诚心念佛 生前死后 利益无穷

十二、念佛现光 佛从像出

\

我和母亲都不识字,就喜欢念一句南无阿弥陀佛,晚上没事儿时经常坐在那儿一念就到大半夜。

母亲今年已八十六岁,起居皆需要照料,平时我们母女同住一室。因老人行动不便,又希望随时能见到佛,我便请邻居关信田居士在老人卧室安奉了一张庄严的阿弥陀佛圣像。

过了三天,晚九时许,我与母亲正念佛时,突然发现满屋白亮,连绣花针掉到地上都能见到,从来没见过这么亮的光,而且不刺眼,全身舒适。我问母亲:「您见到白光了吗?很亮。」

而母亲说:「我早就看到了,好半天了,你才知道啊。阿弥陀佛一会儿走出来,一会儿走进去,总微笑,不说话,真让我看得不知如何是好!」

我们就这样边念边看,一直延续到凌晨四点。可让我不解的是,我始终见的是白亮的光,而母亲还见到佛。母亲说佛就在像上。

念佛,佛光来照;念佛,佛从像出。一句佛号真是不可思议!(河北省高碑店市 周尚清口述.关信田记录,二○○四年十月十七日)

按:弥陀分身百千亿 泥木纸像即真体或现光明或出佛 称佛六字现稀奇

十三、佛光绕顶 病危转安

二○○二年五月十五,我父亲周开炎已经偏瘫(中风)一个多月了。早晨七点,突然满天乌云,母亲打来电话说父亲不行了,我八点赶到,父亲的脚已慢慢凉了,人已失去知觉,昏迷不醒。他这之前都没念过佛。

当时,我和我妈、我姐、我妹四人为父亲念佛,念到十二点,父亲醒来,吃了一点点饭。我们又一直念到晚上九点。后来,只有我一人在念,其它人去打牌了。

这时,下面平房邻居见有白光在我们的屋顶上旋转(我家住的是楼顶),很是好看,觉得很希奇,跑过来叫我们去看屋顶上的光。那光持续约半小时,周围邻居都出来看,我妈她们也都出去看到了。有人要我也出去看,我说:「我要给我爸念佛呢!」

突然,父亲大叫一声:「你在说什么?」就醒过来了。

现在我父亲已经开始念佛了,我们家也设了一个念佛堂。

大家都知道念佛好,有一百多人来参加念佛。(沅江市水利委 周建和口述.释净宗记录,二○○四年六月十九日)

十四、六字佛牌 放光退鬼

距离「弘愿寺」三十几里莲洲村上,有一妇人,杀猪几十年,人们也就习惯称她为「杀猪佬」。她对佛菩萨,天地鬼神,因果报应之类的事,一概不信,并且反对。家妹嫁在此村,与杀猪佬是亲戚,因家妹吃素念佛,杀猪佬便讥笑说:「年纪轻轻,吃什么素,念什么佛,相信什么因果报应。如果真有什么鬼神报应,早就报应上我了,看我杀猪几十年,还不是活得很好吗?」也难怪她这么说,因为杀猪佬长得身高力大,健壮无比,连男人们都惧怕她。她自己家盖房子,可以左右腋下,各夹一包一百斤重的水泥,直上屋顶。两百斤重的肥猪,她可以把后腿一提就提起来。杀猪佬仗着自己身高力大,蛮不讲理,与人争执时,一横眉,一拍杀猪刀,对方就不敢吱声了。

但二○○四年二月,杀猪佬竟由家妹领着要来归依了。我一见她的面,吓了一跳,她人好像矮了一大截,精神憔悴,脸色黑的怕人,昔日的英雄气概,荡然无存,今昔对比,完全是两个人。我当时心中就想,这人恐怕活不过一个月了。原来,她得了怪病,全身肿得像吹了气的猪一样,必须每星期花几百元到医院去抽水;抽完水后就同常人一样,但一喝水,全身马上又肿胀。所以有时渴得无法忍受,也不敢喝水,甚至连水果也不敢吃,只能用湿毛巾擦一擦嘴,真是苦不堪言。医院没法治,就去找神婆,神婆也没法治,杀猪所赚的一点钱,全被看病花完了。实在无法,就来求佛菩萨要归依了。

我看她的样子实在可怜,授完归依后,又特别为她讲解阿弥陀佛主动平等救度众生的悲愿,只要信受弥陀救度,专称弥陀佛名,现世自能消灾解厄、祛病延年,若寿限已到,也可蒙佛接引,顺利安稳往生弥陀净土,既免病苦煎熬及六道轮回,且得永恒生命、身心自在。但看得出来她只是求病好,并不太在意往生。临行前我送她一枚两面刻有「南无阿弥陀佛」名号的佛牌项链让她挂在脖子上,又拿了一串一○八粒的念珠给她,对她讲「你这是业障病,求医求神都无用,回去好好念佛吧!」

二○○四年三月,家妹来告诉我说,杀猪佬身上发生了一件奇特的事:

清明节过后的第三天,她大白天正在家中坐着,看见从门口进来三个鬼,一个老鬼,看起来有五十多岁的样子,上身穿黑衣服;另外有二个年轻的小鬼,一个拿着铁链,另一个端着一碗汤药。老鬼命令两个小鬼说:「先把她套住,然后把药给她灌进去。」可是那个拿铁链的小鬼连套了几次也套不住,老鬼就埋怨小鬼说:「你怎么搞的,套也套不住。」小鬼抱屈说:「不是我不套她,我一套她,她的胸前就放光(因挂有佛牌的缘故),把我的铁链打飞了。」老鬼说:「那就套她的脚吧。」事后,家妹问她说:「你当时怎么不知道念佛啊,挂着的佛牌都放光,那你念佛不是光更大了吗?」她回答说:「当时我哪里想得起念佛啊,我一方面要吐血(她常大口吐血,旁边摆了个吐血用的盆子)另一方面我还要招架他们。」因她手里刚好有我送她的一○八粒的念珠,她便把念珠当作武器来抵挡小鬼套她的铁链。奇特的是,念珠也放光,应该是她用这串念珠多少念佛的缘故。铁链数次被念珠挡回,三个鬼也就消失了。

此事真是奇特,为求证详情,我们派净安法师专门带摄像机去采访杀猪佬,情形与家妹所述完全一致。杀猪佬并把裤腿拉起来,让净安法师看她正肿着的腿,上面还有被鬼用铁链打到的印痕。

后来,听家妹说,一段时间内,杀猪佬念佛还蛮虔诚精进,身体也就恢复的较快。但事过境迁,渐而淡忘,加之没有善友随身,随时提携,她也就慢慢放松了,偶尔遇到家妹提醒才又抓紧一点,就这样时念时不念,现在虽然还保留着一条命,但病体缠绵,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似乎天地鬼神要借她这个活生生的例子,向人们告示因果报应的真实不虚;也教示着人们,必须专修念佛,求生净土,才是究竟解脱之道。(释净宗 笔 ,二○○五年三月)

按:因果报应信不讹 恶人自有恶来磨苦因已种惧苦果 别无他法唯念佛

十五、六字佛牌 退附体猫

我一位亲戚李福英,也说不出她有什么病,但一年到头就是脸色难看,精神萎靡,要死不活的样子。

今年五月,她媳妇因脑瘤不治,来住我家,随我们在佛堂念佛,李福英也就经常来看她。可是每次到佛堂时,李福英就害怕,不是身上疼就是一个接一个的打哈欠,浑身不自在、不舒服,且远离念佛的人而坐。问她既来串亲戚,也在佛堂念佛,为什么怕?她说:「我也不清楚,就是怕。」我便怀疑她身上可能有别的什么东西附体,但到底是什么不太清楚。

有一次,我母亲看她脸色很差,有气无力的样子,就想上前问问她,结果刚一合十,她就吓得像动物一样在佛堂里到处乱撞,开始躲到她媳妇的身边,觉得不安全,又「跳」到更远的角落。她那样子,不能说走或跑,确实就是跳,像动物的跳跃。见此情景,我便很温和的把她叫到身边,要她不要害怕,并为她耐心开示,之后她才慢慢不那么害怕了。

\

第二天清早,我们又到佛堂念佛,拜佛前,我想把我自己脖子上配戴的「南无阿弥陀佛」六字佛牌转送李福英戴,好让阿弥陀佛随时护佑她,消除恐惧。刚这么一动念,正想摘还没有摘,忽然见到了一只半大不小的黄猫从佛堂快步逃跑。当我看清牠时,牠的头已经到了门外,只看见了猫的后半部。这时我才想到昨天她的举动确实像猫。

后来才了解到,几年前她养了一只黄猫,因冬天怕冷,睡在平时做饭的灶洞里,被她一把火误烧而死。因为这样,猫才附上她的身。

这只猫因佛牌的威力而退之后,再也没有来过,而李福英身体也就越来越好了。南无阿弥陀佛!(湖北潜江 李祖章 记,二○○五年七月二十五日)

十六、立六字碑 永消车难

湖南省沅江市竹莲乡某段公路拐弯处,大约有五、六十米的路段,路边的树从来都长不起来,而其它路段的树都有大碗口粗了,原因是这个拐弯处经常发生车祸,不等小树长起来,就被撞断了。附近的村民常听到鬼叫。一听到鬼叫,肯定要出新的车祸,多年来都是如此。而紧靠路边的两处楼房竟无人居住,因为此地不吉祥,主人怕鬼叫,就搬走了。

这件事传到沅江市专修念佛的莲友耳中,他们就集体出资做了一块「南无阿弥陀佛」大石碑,于去年农历十二月二十四日过小年的那天,二、三十位莲友在法师的带领下,专门雇车去到那里念佛洒净,安立「南无阿弥陀佛」石碑。全村的人知道这个消息,由村长带队,上到八十岁的老人,下到七、八岁的儿童,总共一、二百位,燃放鞭炮,赶来参加念佛,浩浩荡荡的念佛队伍有条不紊,有一、二百米长,念了两个多小时;莲友们带来的佛牌、念珠都被村民们一抢而空,大概是多年来他们被车祸鬼叫所扰,无法摆脱,而一心期望佛物能保佑他们平安吉祥吧。

自从「南无阿弥陀佛」六字名号的石碑立下去之后,当地再也没有听到鬼叫,也不再发生车祸了。而村民们因为得了这样的好处,如果谁家有什么事,就会带着水果到「南无阿弥陀佛」六字名号的石碑前摆供磕头祈求。

我们是六月十八日在王怡珍居士家听说此事的。开车从沅江返回长沙时,正好路过那个地段,便一路注意,果然发现路边有一个很大的石碑,我们都很有兴趣地下车察看。只见周围的情形正和莲友们说的一样。石碑高约两米多,正反两面都刻有「南无阿弥陀佛」六个大字,两边还有一幅对联:「世间万恶当行善;阿弥陀佛度众生。」下面一行小字「二○○三年十二月六日沅江众莲友立」,都用红漆描过,很是醒目。而路边又整整齐齐地栽上了小树,长得很好,没有一颗被撞。只可惜我们没有带相机,不能摄下来。(王怡珍、唐玉兰口述.释净宗整理,二○○四年六月)

按:六字名号乃佛心 凡所在处鬼神钦消灾免祸平常事 往生极乐方称心

十七、佛卡护身 大难不死

罗佛恩居士,成都人,今年廿七岁,四年前(二○○一年九月)离乡背井,远渡重洋,只身到南非的约翰内斯堡打工。离家时,信佛的母亲给了他一张「阿弥陀佛」的小佛卡,千叮咛万嘱咐要他出门时一定随身携带佛卡,回来时再恭敬地摆放桌上,这样老人家每天念佛时,无论孩子身在天涯海角,都会有所感应,都能得到阿弥陀佛的庇佑……。

就为了慈母的爱心,从不信佛的罗佛恩居士把佛卡放进随身携带的皮夹子,每晚回来则把皮夹张开立着,放在睡觉时头顶的木箱上;皮夹里面除了佛卡,还有家人的照片。每当他打开皮夹,都会对着照片向母亲说:「娘,我一定会努力,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也总是依母亲所教对着佛像恭恭敬敬念三声「南无阿弥陀佛」。

那年的十二月廿五日,适逢耶诞假期,大伙起哄要去游览,罗居士心想总不能将来回乡时说起非洲,居然什么地方都没去过,也就跟着去了。于是,一部八人座的厢型车,硬生生地挤进十五个人,在高速路上飞驰。南非的高速路既宽又平,排名在世界前三名。然而,就在一个大下坡路段,正听着前座兴奋的喊着车速公里数「一七○、一八○……二○○、二○五……」剎那间,乐极生悲的事发生了!失控的车子像个铁桶往前死命翻滚了两三百公尺……,全车十五个人,除了罗居士奇迹般逃过一劫,其余十四个人无一生还。

事后回忆当时的状况:「一切发生得太快,就像小时候用棉线绑着石头在头顶上呼呼的转,一圈又一圈,愈转愈快,突然间线断了,石头飞得不知去向,脑子里跟着变得空白一片……。只记得车祸发生意识到危险的瞬间,彷佛喊了一声『妈呀!』,这时候,一道金光出现,自己完全被这金光所包住,人彷佛没有任何重量,也就没有任何的恐惧……」。

论当时车祸的严重性,理应全部罹难,无一幸免,何以罗居士独免死难,且身无重伤?大家议论纷纷,都认为是他身上所带的阿弥陀佛佛光摄护,也是他对母有孝,对佛有敬。一时间,好多在南非的华人都在找佛卡,想借着身上带的佛卡,以蒙佛护佑,保出入平安。

现在笃信佛教的罗居士,有空总会到南非中国佛寺去当义工,帮忙厨房或者打扫卫生。每次见到华人,总是双手递上一张佛卡,不断重复着他亲身经历「蒙佛护身,大难不死」的故事……。(罗佛恩口述.赖祥兴笔录)

按:佛卡护身免大难 异国他乡现光环若能归依常念佛 方不负佛保平安

本文链接:念佛放光(慧净法师、净宗法师)

上一篇:成功人士社会交往六字诀

下一篇:憨山大师的几则修行故事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