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经修行网

当前位置:首页 > 佛学知识

念佛人的“死亡”可以诗情画意

时间:2019-11-15 09:24:23 编辑:

中国佛教的祖师们,因证得生死自在,所以能够自由选择死亡的方式。他们通过对佛法的真实了解和体证,勘破生死的阴霾,穿越时空的限隔,对生死都能坦然面对、无所畏惧。所以,死亡对他们来说是一件无所谓的事,是一件自在的事,是一件快乐的事。佛门中人对生命的超脱,是任何名人都难以媲美的。宋朝德普禅师的遗世,便十分洒脱。一天,他把徒弟都召来吩咐说:“我就要去了,不知死了你们如何祭拜我,也不知我有没有空来吃,与其到时师徒悬念,不如趁现在还活着,大家先来祭拜一下吧!”弟子们虽觉得奇怪,却也不敢有违师命,于是热热闹闹地聚在一起祭拜一番。谁知道第二天一早,德普禅师真的去世了。这种先祭后死的方式虽很奇特,却也不失幽默!

宋朝另一位性空禅师坐水而死的事,也很有传奇性。当时有贼人徐明叛乱,使生灵涂炭,杀伐甚惨,性空禅师十分不忍,明知在劫难逃,还是冒死往见徐明。他在吃饭时做了一首偈自祭:“劫数既遭离乱,我是快活烈汉,如何正好乘时,请便一刀两段。”因此感化盗贼,解救了大众的灾难。后来禅师年纪大了,当众宣布要坐在水盆中逐波而化。他坐在盆中,盆底留下一个洞,口中吹着横笛,在悠扬的笛声中随波逐流而水化,成就一段佛门佳话。他留下一首诗:“坐脱立亡,不若水葬:一省柴火,二省开圹。撒手便行,不妨快畅;谁是知音?船子和尚。”原来过去有位船子和尚也喜欢这种水葬方式,性空禅师因此又作了一首曲子来歌颂:“船子当年返故乡,没踪迹处好商量;真风遍寄知音者,铁笛横吹作教坊。”性空禅师和船子和尚这种吹笛水葬的死法,不是很诗情画意吗?

\

很多禅师们离世的姿态皆千奇百怪:丹霞天然禅师策杖而死;隋朝惠祥法师手捧佛经跪化;遇安禅师自入棺木三日犹能死而复活;唐朝良价禅师来去自如,要延长七日就延长七日而死;古灵神赞禅师向弟子说:“你们知不知道什么是‘无声三昧’?”弟子们答不知道,神赞禅师把嘴巴紧紧一闭就死了。而庞蕴居士一家四口的死法亦各有千秋:先是女儿灵照抢先坐在父亲的宝座上化逝,庞公只好卧着死。儿子在田里锄地,一听父亲去世,就丢下锄头立化。庞夫人见他们个个都去了,也拔开石头缝隙,随口留下一偈而去:“坐卧立化未为奇,不及庞婆撒手当;双手拔开无缝石,不留踪迹与人知!”

这些得道禅师、居士在人生的最后时刻,轻松潇洒,又幽默自由,快活自在,真令人羡慕。他们以各种自如的姿态走向死亡:站着、坐着、躺卧、倒立、跪化、说偈而死……真是充满诗情画意!对真修行人来说,死亡是一次快乐的返乡之旅。

我们这些没有证悟的罪恶凡夫,是很难象过去祖师一样这种令人称羡的死法了,好在有阿弥陀佛的临终接引愿,只要我们深信切愿称其名号,他会和诸圣众一起来接我们,我们也会死得很安然的。死亡对我们来说,其实不是一件可怕的事情,而是业报受完,相当于所作已办,欣然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比在这五浊恶世受苦受难不知好多少倍。

所有念佛行人其实只要愿意,也可以象历代祖师一样洒脱地自在地充满诗情画意地往生的。南无阿弥陀佛!

\

本文链接:念佛人的“死亡”可以诗情画意

上一篇:成功从煮花生开始

下一篇:成功是不可复制的

猜你喜欢